<em id="9lhvr"><em id="9lhvr"></em></em>

          2022年3月 首頁 > 企業內刊

          一定要,愛著點什么

          作者:企業文化中心 李佳蔚

          魏翔的角色笑中帶淚,讓我想起汪曾祺先生寫給沈從文的那封信里講的:我也有點疲倦了,但我總要還有勇氣,在狗一樣的生活上做出神仙一樣的事。

          電影《這個殺手不太冷靜》中的魏翔

          綿延的疫情讓人疲憊,讓生活漸趨乏味。

          這樣的日子里,看電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,要么大笑一場,暫時擺脫現實的苦惱;要么長吁短嘆幾聲,沉浸在那些似幻似真的情節里,如夢一樣。

          說到底,電影是造夢的藝術。越好看的電影,就越是逼真的夢境。演的人和看的人,都沉溺其中,舍不得醒來,舍不得這種撫慰,疫情可能會放大這種感受。

          比如電影《這個殺手不太冷靜》。年初,我在通州萬達影城看了這部開心麻花的止跌之作。它沒有讓我失望,笑點接連不斷,氛圍輕松歡快,幾乎滿座的現場,全程笑聲此起彼伏。

          演員魏翔也沒有讓我失望。獲得男一號時的狂喜,拍電影時的夸張投入,被告知真相后的夢碎,被馬麗一通斥責后的茫然,都演繹得自然自如,充滿了說服力,甚至讓人感到心疼。

          與劇中角色一樣,這是魏翔現實中第一次出演男一號。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的時候,他始終沒有放棄對表演的熱愛、對電影的熱情,哪怕這背后是一場騙局,一場美夢。

         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設置,魏翔的角色笑中帶淚,讓我想起汪曾祺先生寫給沈從文的那封信里講的:我也有點疲倦了,但我總要還有勇氣,在狗一樣的生活上做出神仙一樣的事。

          不知為何,電影里的魏翔總讓我想起生活里的一個朋友——胡銳穎。

          胡銳穎在查閱資料

          2012年1月的一天,我在深圳的深大地鐵站,第一次見到胡銳穎。

          這個年近不惑的潮汕人,既黑且瘦長,穿一件普通的紅色T恤,卡其色褲子。他一身塵土,來去匆匆,屬于人海里普通的那種人。

          可之前12年,胡銳穎做的事情,卻是不普通的。

          1999年10月,胡銳穎的母親從上海奔喪回來,她帶回來的關于父親蔡力行的所有物件,只有一本叫作《老報人憶〈東南日報〉》的書。

          胡銳穎在上面找到了外祖父蔡力行的名字,也看到了胡健中、金庸等名字。他第一次知道平生只見過一面的外祖父是拿筆桿子的,而不是母親口中的國民黨的反動軍官。

          對于從小就有民國情結的胡銳穎來說,這不啻一個巨大的發現。我發覺自己的親人與他們是有關的,他在大歷史中有一個角色。胡銳穎感嘆著。

          2000年開始,胡銳穎開始尋找外祖父蔡力行,開始給書中出現的人寫信。

          這并不是一個容易被理解的決定。出于對祖輩的尊重,利用業余時間,重走祖輩走過的路,在現代社會,已實屬不易。用12年的時間,去做這樣一件事,多少有些不務正業。

          胡銳穎的正業是婚紗原料出口。自從開始尋訪外祖父之后,投入的精力慢慢少了。他不好意思地摸摸頭,眼睛透著孩子般的慧黠。

          尋訪的過程中,一個名字頻繁出現:高熊飛,永安浩劫受害者,中國民間對日索賠第一人。

          幾經輾轉,胡銳穎找到了遠在浙江的高熊飛。高熊飛對那場轟炸刻骨銘心,他告訴胡銳穎:16架日本鬼子的飛機,從莆田上空飛進了永安城,水桶般粗的炸彈丟到了我們院子附近,彈片飛出來將我的手和我母親的手,都給炸斷了。

          高熊飛的個人記憶,在1943年11月6日的《東南日報》上這樣被記錄:永安浩劫,死傷慘重,災民逾萬,公私損失近四億元,昔日鬧市盡成灰燼。

          寥寥幾句話,刺痛了胡銳穎的眼球。他也有疑惑:永安,這個福建閩北的小地方,就算兵荒馬亂,怎么會用浩劫這等詞匯來形容?

          這個疑問在他心里生根發芽。繼尋找外祖父蔡力行之后,他又做出了一個決定:為永安浩劫拍攝紀錄片,讓這段塵封歷史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  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遠比尋找蔡力行更艱難、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決定。

          我問他,確定要做這事嗎?他說,是。我說,你一個人會很難,完全自費,還有許多想象不到的困難。他說,盡力去做。

          這事兒懸——我想了想,沒有說出口。

          采訪結束,我回京,寫了一篇文章《尋找蔡力行》。事情似乎就這樣結束了。

          轉眼時間過去了5年。2017年7月初的一天,許久未聯系的胡銳穎在微信上給我發來了紀錄片《永安浩劫》的鏈接。他完成了。

          這部時長半個小時的紀錄片,承載了胡銳穎18年的時光。我難以想象這其中的艱難。他對紀錄片改了不下100次,一點一滴去改,一改就是半天。每次改完,看到片尾字幕一個個名字往上走,聽著片尾曲《永安之夜》,他都想哭。

          必須要說的是,2016年,胡銳穎通過全國統考,考取中山大學歷史學系中國近現代史專業,攻讀碩士學位,徹底放下生意,進行系統的學術訓練。

          其實,只是因為喜歡就任性地去做而已。他說。

          看完《永安浩劫》,想起在深大地鐵站前,第一次見到胡銳穎的場景,汪曾祺先生在《人間草木》里的一句話浮現在我的腦海,特別適合這個人:

          一定要,愛著點兒什么,恰似草木對光陰的鐘情。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
          欧美成年人在线观看,欧美成年网站,欧美成年在线,欧美成欧美成,欧美成熟妇人高潮A片免费

                <em id="9lhvr"><em id="9lhvr"></em></em>